主页 > 传媒 >
淘女郎落幕了_薇娅_淘宝_店铺
发布日期:2021-12-17 09:54   来源:未知   阅读:

  当雪梨、林珊珊的偷漏税事件被正式公布,周遭一切就像多米诺骨牌一层层倒向雪梨和背后的宸帆。

  而随着随着雪梨从双十二消失,那批曾带来销售神话的淘女郎们各自走向了不同方向。

  雪崩之前,活跃在直播间的淘女郎并不在少数,比如薇娅、雪梨、张大奕、陈洁kiki、烈儿宝贝等等,她们拥有着相似的发展路径:做摆拍模特-产生鲜明风格-积累粉丝成为网红-孵化品牌开淘宝店-直播大潮出现的时候,曾经的淘女郎们又都涌入了直播间。

  从她们身上,不仅可以看到淘宝的一路变迁,同时也能够看出,淘宝对于流量的极度渴求。

  2010年3月,手淘App还未上线,被称作淘宝门户上线了一个重点项目“淘女郎平台”。

  当时的淘女郎平台不仅是一个模特展示平台,更立志打造成全国最大的时尚创意基地。对于商家来说,加入淘女郎平台,是一个寻找网模、推广店铺的营销平台。

  成为淘女郎并没有身高、身型等等硬性规定,只要有较好的身材或容貌,或者有自己的特色,就可以成为淘女郎中的佼佼者。女性用户在登陆淘宝后,可以直接通过淘女郎平台的“淘女郎入口”申请成为“淘女郎”。2012年,淘女郎日收入最高者可达5万元左右,相当于当时一线城市普通白领半年的收入。

  2011年,本是浙江工商大学国贸系大三学生的朱宸慧(雪梨原名)正在准备留学事项,但看到淘宝红利,她与舍友钱昱帆(昵称:钱夫人)决定开一家淘宝店。

  雪梨的淘宝店生意模式很简单,通过去杭州四季青批发市场看哪些款式受欢迎,打包批发搬回小仓库,一件件地拍照、上传、销售。在这期间,雪梨不仅是自己店铺的淘女郎,同时也是店铺老板之一。

  以“瑞丽girl”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张大奕在微博上吸引了一批粉丝,身份介于模特和网红之间。

  2012年,张大奕受邀成为淘宝店铺“莉贝琳”的女装模特。2014年,“莉贝琳”店铺销售业绩下滑,时任店铺老板的冯敏联合张大奕开了一家全新的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通过在微博分享自己的服装穿搭,张大奕迅速圈粉,并将粉丝引流到自己的淘宝店铺。一年内,“吾欢喜的衣橱”成为了四皇冠等级的淘宝店铺,销量登上淘宝服装品类榜首。2015年,“莉贝琳”店铺运营公司更名为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两人几乎同期做模特开网红店,都是从微博涨粉导流到淘宝,发展过程中少不了一些比较与竞争。

  2019年,张大奕曾在微博小号疑似内涵雪梨“上市公司不要跟个体户一般见识,不在一个赛道”。当时,张大奕背后的如涵完成赴美上市,她自己也出现在庆祝现场,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好景不长,2021年4月如涵退市,张大奕也因桃色传闻从淘宝直播间消失过一段时间。同月,宸帆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雪梨、张大奕两位淘女郎之间出现竞争的苗头之前,2012年,另一位“淘女郎”薇娅,咬牙关闭线下服装店铺,全面转型线上,开了淘宝店,第一年就大量亏损。

  虽然亏损,但线上的生意还得继续。薇娅白天当淘宝模特赚外快,晚上选款、拍照,自己做打包员。当薇娅作为模特给自家网店和同行拍摄的鞋子月销量超2万双的时候,转机出现了,众多商家找上门来,指名要她拍摄商品照片。薇娅逐渐成为知名的“淘女郎”,出场费也水涨船高。2015年“双11”期间,薇娅淘宝店铺的总销售额达2800万元。

  2016年6月,淘宝官方小二给薇娅打来电话,希望邀请她入驻直播平台。当时的淘宝直播还是一个新鲜事物,淘宝官方为了打个样,从“淘女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选作为第一批淘宝带货主播。刚好薇娅正苦于自家淘宝店铺的的流量不够大,而直播可以为自己的小店引流,便签约成为了第一批主播。

  在第一场直播中,薇娅带货的是自己店铺的商品,包括服装、首饰等品类,两个小时仅5000人观看,人气和交易量在整个平台都不起眼。

  当年,收到淘宝直播邀请的还有张大奕。相比薇娅,张大奕曾在淘宝直播创下两小时销售额2036万的战绩。但直播结束后的采访中,张大奕认为:“比拼时长的直播模式会让大家产生审美疲劳,我觉得‘双12’之后,这个模式会有改变,因为直播的转化率在降低”。

  2017年,一场近7000万的直播销售额把薇娅带到了话题的风口。这场直播一直从7点播到了12点40分,吸引153.45万用户观看,点赞数达到1230万。借势直播,薇娅一战成名。在2017年的淘宝带货的排行榜TOP20中,薇娅稳居榜首,成为当年淘宝最具商业价值的主播。这份榜单中,还出现了烈儿宝贝、陈洁kiki等淘女郎的身影。

  但张大奕仍然没有选择入局,直到2019年3月,如涵上市前夕,张大奕以“品牌爸爸”的角色首次出现在了李佳琦的直播间,见证了李佳琦凭借一句“Oh my God”为自己旗下美妆店售出1万支洗面奶,用时10秒钟,张大奕对于淘宝直播的看法或许才开始动摇。

  半年后,张大奕发布了一条微博,写着“对,张大奕要直播了……之前一直把很多品牌拒之门外的我,要开启自己的新领域了。”抱着一个新人的态度,她称要“放准心态,好好学习。”

  在2019年的双11淘宝直播榜单中,张大奕的名次最高冲上了巅峰主播实时排行榜第四名,前三名分别是薇娅、李佳琦、雪梨。张大奕的第四名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她请来了明星好友林更新助阵,在其余的场次中,她的直播观看人数均未超过百万。

  而现在,伴随着雪梨的彻底离场,张大奕的难以露面,以及周扬青等人战场转移,淘女郎的黄金故事已然要被埋进历史里,默默成为中国电商史上一段“佳话”留存。

  淘女郎的C位早已让给了淘宝直播的主播们,即使涌进直播带货的浪潮里博出一个位置,剩下来的淘女郎们或许也不愿对自己的“淘女郎”身份有过多提及。

  不管是早期靠社交媒体和运营店铺起家的诸位淘女郎,还是现在风头正盛的淘宝直播,淘宝的目的归根结底都是想稳定自己的流量池,但从淘女郎到淘宝主播,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头部效应过于明显。

  比如今年双11首场预售直播,李佳琦销售额达115.39亿元,薇娅85.33亿元,雪梨以9.3亿元排在第三,与前两者差距将近10倍。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在《淘宝直播难捧新人》的文章中,分析了淘宝主播间的断层差距,雪梨本是有望冲击第二的人选,但在此次全网封杀事件后,“老三”的位置显然没有保住。

  与此同时,随着主播税收的风口收紧,各大头部主播、平台在今年双11都没有晒出战报,但外界还是不约而同聚焦到纳税问题:头部带货主播到底挣了多少钱, 要交多少税?

  目前,文娱行业包括网络主播、影视明星等在内,已要求在今年年底之前自查自纠、申报纳税。

  当大主播因为税收谨慎小心,对于“小博主”来说或许是一个新机会,而这也是淘宝转换“淘女郎”的新战场。

  上周,淘宝搜索正在灰度测试为逛逛开放入口。目前,已经有商家进行过内测,也有消费者获得了内测资格。用户在使用淘宝搜索时,搜索结果标签中会出现逛逛一栏,点击进入后,结果页中会聚合相关搜索关键词的所有逛逛视频,点击进入带有链接的视频后可直接购买。

  除此之外,早已出现在淘宝首页的“逛逛”菜单栏也在昭示着淘宝的变化,从逛淘宝到淘宝逛逛,淘宝显然对于内容生态有了更高的渴求,包括在今年双十一大战之前,淘宝将逛逛专门为双11设置的“内容种草期”官宣为重要策略。

  但是,现在的逛逛仍是小博主勤恳耕耘的地方,从而进一步给店铺带来转换,这一点,就像是以前淘女郎带粉丝进入店铺,而逛逛则更多是靠种草内容带路人进入店铺,在这机制之下,“人”似乎并不好起来了。虽然也有不少专门的种草博主在不断输出内容,但他们仍旧没有诞生出一个“站内明星”,至少到现在,走了一年的逛逛也没走出一个新“女郎”、新“男郎”。

  淘女郎的称谓过时了,但是淘宝仍旧需要越来越多别的方式的“淘女郎”。在淘宝这盘棋中,即使是铁打的平台、流水的红人,但流量二字,也一直让淘宝急红着眼。错换人生新消息田静一家为姚爸过生日熊投诉成都棕榈创想科技有限公司欺骗用户